无剑胯下一凉

是个辣鸡
天九/梦间集/月歌/APH/特摄
毒龙吹
太太们是世界的宝贝!

飞雪连天射白鹿,笑书神侠倚碧鸳。

江湖再见


大玄硕醒了好像又帅了好多XD在烈噫呜呜呜呜激动到说不出话😭😭😭
还有后面护着玄硕我社保😭😭😭😭😭🔫

#玉毒联文#

@豆_烟青荼白

毒龙银鞭拎着垃圾袋下楼时被叫住了。
“师兄师兄!”分水蛾眉刺一边喊一边飞奔过来。毒龙连忙使出一招反向捡烟头将垃圾袋甩进小区垃圾桶,又使出一招通贯掌将分水猛冲的势头止住,随即习惯性地用另一只手以老鹰抓鸡式揪住了他的耳朵。、
“真的是你啊师兄!”分水在他手底下扑腾着努力扯出一个歪笑脸。
年底了,他一定是命犯太岁,要么怎么偏偏这时候遇上熟人。毒龙低头看了看自己身上随意到爆的大汗衫、篮球裤和人字拖,又回忆了整整三小时没梳的头发,回答:“你认错人了。”
“师兄你就别否认了!”分水跳着脚把自己拯救出来,“这个世界上只有你揪我耳朵揪得这么熟练!”
“哦。”毒龙冷漠。看来这耳朵他还是揪得不够狠。他扔下分水打算转身就走,然而后者却突然说:“师兄,你出来创业这么久,大过年的,就不回去看看我大哥吗?”
毒龙当场陷入江局。分水这小孩鬼精,跟你插科打诨装疯卖傻是他,猝不及防突然给你来这么一下子也是他。毒龙猛回头,凑到分水跟前:“我就一三线小模特,我创什么业啊!”
分水学他之前的语气:“哦。”
毒龙又说:“这不离除夕还有几天呢吗,你倒不好好呆在家里?出来跟人约会啊?”
分水说:“哦。”
分水实际上心里是很平静的。他私底下把他前师兄紧9张时的这种典型状态称作“焦虑性分段应激自我保护反应”,为了简短也可称作“磕巴”。他眨巴着看似天真无邪的大眼睛盯毒龙,一边默数了五个数儿。
一、二、三、四、五。然后毒龙说:“那什么……老师他,想让我过年回去?”
“对啊,他想死你了。”分水面不改色。
“得了吧你当是骗你男朋友啊!”毒龙又要捉他的耳朵,被分水早有准备的一招王八缩脖灵巧地躲过去了。
“盼我回去过年?别逗了!老师他巴不得打死我吧!没门儿我告诉你!我才不回去!祝你身体健康告辞告辞告辞——!”
毒龙潇洒转身,人字拖踏出了军靴的气势,好似飞鸟投林狡兔进洞孙悟空钻入罗刹女喉咙,光速消失在了黑洞洞的公寓楼门口。
分水甚至没来得及问一句“师兄你汗衫底下有没有穿跨栏背心”。
……当然,他也没来得及问“今天见到你这件事可不可以告诉大哥”。
既然他没问,毒龙也没回答,那么是不是可以当作他默许了呢?

@清香绕凉

"Come on now,follow me "分水刚刚进门时就听到了这熟悉的歌曲"哎哎…大哥啊,你又再听这首歌"分水一边吐槽一边坐到玉箫
旁边的沙发上,他瞥了一眼玉箫的手机,愣了“啊啊啊啊!大哥啊!大过年的!你还给学生,
布置作业? ?哦!天啊!你不分为人师德妄为
天!地啊!你不懂学生辛苦愧为地!"

玉箫听到后默默收起手机,看了分水一眼,默,默在内心扶额,为什么让他有这样一个戏精的,
弟弟。
"学习这种东西,一天也不停。“说罢起
身走进厨房,打开煤气灶准备煎饼"你的学生
一定会感动的!大过年的,他们的老师竟然如,此敬业!唉.

分水看玉箫对自己的表演无动于衷,露出了一个路带猥琐的笑容,顺手打开玉箫的手机"哥啊~你猜我今天…哦!天啊! "你今天怎么
了? "玉箫扭头看向分水"我今天上午碰到虎头
了…所以?"所以?不行。“好吧好吧,我就
知道。"分水冲进自己的屋里,四下翻找,在
看到带走熟悉名字的纸条时,又猥琐的笑了一下。分水照着上面的号码播了个电话过去。"歪?-师兄吗?我分水 分水想到刚刚看到玉箫手机的屏保,竟然是毒龙不久前的杂志封面,内,心就蠢蠢欲动。

呵,大人。

3 @黑化的慕者
  毒龙接到电话听了那一声师兄就暗叫不好,暗骂分水怎么还留着他电话,一边后悔自己倒垃圾时没注意周围环境,让敌军有机可乘,一边努力控制自己把电话摔了的冲动继续接听。毕竟按分水那鬼机灵的个性,自己敢摔电话他就敢第二天骗来玉箫上门堵人,家庭住址捏在对方手里的毒龙只好祈求这小祖宗在自己找好人搬家的这段时间里别生出什么夭蛾子。

  可立志搓合某对当红娘的分水又怎会让他如愿
他高兴地讲起自己今儿发现的战况

  “师兄啊,你今年真不回来过年么,看一眼也好,我大哥嘴上不说,他可想你了,我今天翻他手机连屏保都是你的杂志封面呢。”

  原本心不在焉的毒龙听着一惊,想了一半的搬家公司号码忘了个一干二净。自己一肚的旖旎心思没察觉到,当即想的是老师嫌弃自己的选择都到了每天拿自己拍的杂志封面挑刺了么,可玉箫又怎会拿自己不喜欢的放在跟前,碍自己的眼?

  当年他刚跟着玉箫当研究生时相处还算好,时不时的还会暴露本性,可时间长了,他却越来越难以面对他老师。他算得上是个骄傲耀眼的人物,可真正对上玉箫就团巴团巴成了个刺猬,只有往里缩头的份。他怕了这种相处模式,想在他面前有些底气。玉箫算是自己领域算是佼佼者,他学艺算不得精就另寻出路,破釜沉舟冲了出去。他逃了,几天没回学校,浑浑噩噩走在大街上被人拉去当了模特,没想到是条死路。不上不下,不知该如何回头。

  蛾眉铺垫了一堆时当事人的思绪早不知飞那里去了,七拐八拐把想到的一堆说完了才说到了正题:

4.@该小隐

“师兄啊,你帮我个忙呗。”

毒龙此时此刻只感觉自己真真是不带脑子的,可不都怪分水个山猴竟是个修炼成了精怪的,七拐八拐地乱了他心思做了这么个笼子他也就这么钻了进去半点没反应过来。
然而再是心思急转,此时此刻站在某五星酒店1314号房门口正打开了房门的毒龙更为慌乱的是竟然就这么直面了玉萧——房门外的的玉萧面容一如既往沉静如水,却在看见他后,眼神闪了闪,眉眼间竟慢慢浮上了几分煞气——这可不就是当年他还跟着玉萧当研究生时见了就怕的熟悉的表情么!
个天杀的分水,究竟是挖了多大的坑要埋了我。毒龙心中大呼不妙。
然而这唯一的出口可不就被他的老师堵着了么。
玉萧抬腿踏进了房间,毒龙这偏偏明知被分水坑了却不知究竟是个多大的坑心下惊慌竟是被步步逼退。
当然,他的老师即使是眉目间带着煞气也是修养极好地记得反手关上了房门并且反锁了。
咔哒一声,绝了毒龙最后一丝逃脱的念头。

“呀,分水!”虎头开了房门见了分水,一脸开心。
“呆子,今年我来陪你过除夕夜。开心不?”分水笑的一脸天真无邪。
“嗯!”虎头笑得一脸傻气,然后过了会儿才反应过来,“那你大哥呢?我们让他一个人过除夕是不是不太好?”
分水想了下,歪头一笑,有那么几分得意:“我大哥自然是有人陪的。”

————————————————————————————————————————————————————————————————————————————
联了好久了终于联完了,撒花🌸各位太太们辛苦了XD
最后带一波群宣
欢迎加入那些年沉迷玉毒的日子,群聊号码:667613880

是个群宣(?)并不是粮抱歉
欢迎加入那些年沉迷玉毒的日子
群聊号码:667613880
有小可爱来吗
群里各种太太们任您调戏
真的不考虑加一下吗我说QWQ
667613880

ㄟ(▔ ,▔)ㄏ

我不管我就说好喜欢这张脸(
p2p3是p者玩..

梗来自二狗跟鹈鹕的桃花岛养老院的中年谢顶毒龙跟老年痴呆玉萧,乖巧jpg
放完图就溜,我怂
有借鉴x

白组的两年前与两年后